Longly&Beautiful
我達達的馬蹄聲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我是馬兒。


自我介紹


凡子FZ

Author:凡子FZ
凡夫俗子
悠閒至上 甜食主義
喜歡無事亂走亂拍
夢想吃遍天下的牛肉麵
享樂主義、日常瑣事
及生活攝影為中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未分類 (15)
雜言 (12)
相片記錄 (98)
work (13)
工具 (1)
同人 (1)
一月穿搭 (22)


MY

SixOfCups生活攝影 SixOfCups千年璀璨 隨筆雜談 Cosplayers Community Site Cure Instagram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2013.01.30 [OA]Ophelia <<20:41


  擦得發亮的皮鞋踩著一地枯黃落葉,教學大樓前的小徑上積了厚厚一層的葉,硬而脆弱,不明顯日光從樹葉中的縫隙落下,底層的落葉還帶著濕濃厚氣、漸漸的和泥土混合。
  一步一步,皮鞋踩下去後發出咬餅乾似的喀擦聲,接著又被泥土的柔軟吸附住了聲音。
  跡部拿著卷宗邁開大步往學生會走去,悶熱的濕氣蒸騰著。學校的氣氛從上午就開始暗暗地喧囂,宛如深水下層的波瀾,看似無物,但一陷入就無法忽略。

  「欸、高中部的那個學姐昨天跳河死了喔你知道嗎?」
  「是個那學生會的書記吧,還是高中部的校花,不是嗎?」
  臨面而來的兩個的女生,若無旁人地用著毫無掩飾的音量聊著。
  「聽說還有留下遺書耶,好像是因為感情問題耶。」
  「她不是和她男朋友感情很好嗎?怎麼可能!」
  「找到時屍體都泡爛了,即使是校花,這樣的屍體應該也一樣驚嚇人吧?」
  「別說了,好噁心。」
  有點煩,講了一整天的事情差不多也該停止了吧?
  和小徑上的女生們擦身而過的跡部暗想著。

  今天是水曜日,網球部唯一沒有練習的一天,也是跡部要處理學生會事務的日子。
  已經臨近期末考,學生會內只剩下一些例行公事,如果快點完成的話,平常忍足會都趁著沒有部活的這天,和高中部的女朋友去看場愛情電影。
  不過今天他大概無法吧。
  這麼說來,一整天都還沒見到忍足。

  跡部把卷宗全部堆到左手,空出的右手拿出西裝口袋的鑰匙,打開辦公室的門。
  下午四點十分。如果忍足的女朋友要團練的話,偶爾忍足也會在這時候找他,不為什麼,就只是懶懶的貓躺在學生會待客的沙發上,拿著不知從哪兒來的愛情小說,偶而興致高昂時,還會把內容念給跡部聽;再不然,就是講的一些不著邊際的話,然後在沙發上睡著。等到跡部把事務完成再一起離開,再各自分別。
  跡部不懂忍足為什麼一定要待在學生會看他的小說,明明有其他的更適合看小說的去處,而且還偏偏選在跡部要辦公的時候。有一次跡部終於忍不住問了忍足,忍足回答:「學姐下午沒空陪我啊。只好來借借跡部大人相同髮色的身影,慰藉一下小的空虛寂寞的內心。」語畢,就是一本原文書砸向忍足。
  「連吃醋的樣子都很像呢!」忍足笑著,舉手接住。

  進學生會辦公室後,跡部打開窗子,試圖轉換一下室內的空氣,從昨晚開始天氣就是這樣陰陰的。沒有下雨,薄弱的陽光掙扎地鑽出卻被悶死在途中,天空一片混屯的像是快臭掉的牛奶,像是在掩飾、掩滅更大的不祥似的。室外冷冽的風揚起了米白色的窗簾,掛在椅背上的制服外套跟著搖盪。
  跡部開始想念起上周的晴天。

  他還記得那傢伙藍色的髮絲,在陽光下金光閃閃的,與光線相連的部分就像是快燒起來似的。上禮拜從圖書館借來的哈姆雷特隨意放在沙發扶手。
  「如果能像奧菲莉亞為心愛的人而死,那是多麼浪漫的一件事呢。」
  忍足用著比平常還要低沉的嗓音說著。
  跡部一向不喜歡忍足的聲音,他的聲音就像現在的天氣,令人煩躁。
  明明距離幾乎是兩張沙發的長度,但忍足的聲音卻會讓人以為他就在你耳邊說話,用著一開口就會碰到耳朵的距離,熱氣一股腦薰上在你,不由自主的讓腦袋發暈。
  「那你怎麼還不去死一死。」頭也沒抬,繼續振筆疾書。
  「與其為心愛的人而死,我更希望看心愛的人為我而死喔。」
  跡部把手一揮,原本躺在沙發上的忍足不知何時已經站到身邊了。手被扣住,力道大的發疼。
  「放手。」
  「可是大概看不到吧。跡部大人是不可能為他的信徒犧牲的。」跡部很想大聲對忍足說不要用那種聲音、用這種距離說話,可是什麼都說不出。感受到忍足的濕熱的舌在自己耳上打轉,一路沿著眼角臉龐唇齒背,最後是舌頭,肆無忌憚了起來。還想說些什麼,都化為了動作,在口沫之間傳遞。跡部被扣住的那隻手已經勾住忍足的頸子。

  漸漸的,太陽透不過去了。

  不該再想他了。
  從回憶中驚醒又是一個冷顫。
  跡部不小心翻倒了熱茶,跡部趕緊起身移開桌子上的卷宗。水跡流啊流,在平坦的桌面上擴散,水光中似乎還隱約看到跡部自己焦躁的面孔。
  他想起了《奧菲莉亞之死》(Ophelia)那幅畫,金髮少女的屍體浸泡在河中著,年輕而嬌美的肉體,慘白的雙手無力的漂浮在水面,隨著冰冷的河水擺盪。

  高中部的學生會的書記,他見過幾次面,在冰帝的聯合會議上,高挑的美人,很像是忍足會喜歡長腿,長長的亞麻色金捲髮少女坐在高中部學生會的右手邊,在看文件時帶著和跡部相似的金邊眼鏡;還有幾次在網球部活結束後,一臉燦笑跟忍足一起回家;偶而她與跡部擦身而過時,學姐冷冽的眼神,宛如是在看著敵人似的;他記起曾吃過學姐在家政課做的餅乾,是忍足從3年H班拿到3年A班來塞給跡部的,巧克力豆整顆藏在餅乾中的,一口咬下餅乾發出喀擦一聲,由那雙現在已經被河水給泡爛浮腫的雙手做成。
  最後一次見到學姐是什麼時候呢?有些想不得了。自從在鞋櫃收到學姐那封莫明其妙的信後,就再也沒見到她了。
  跡部想不起學姐的臉,零碎的片段塞滿腦海,但就算有再多的片段,那張臉還是一團模糊的色塊。
  女生們說著:「聽說找到時屍體都泡爛了呢。即使是校花這樣的屍體應該也一樣很驚嚇人吧?」。臃腫蒼白的屍體,還有冰帝灰藍色的格子裙,鮮紅色的領帶,在那條河裡載浮載沉。
  突然間,奧菲莉亞的失神而無助臉浮出水面。

  「與其為心愛的人而死,我更希望看心愛的人為我而死喔。」
  跡部聽到忍足小聲地在耳邊說道。


凡子 就這樣完結好了

No.128 / 同人 / Comment*2 / TB*0 // PageTop▲

← 就說潘子是績優股! / 主頁 / 評楚留香新傳1 →

Comment Post


您的名字:
標題:
郵件地址:
URL:

密碼:
秘密留言:只對管理員顯示


嗚哇好喜歡喔QQQ
姐姐我好喜歡這篇喔
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過好喜歡喔(白癡嗎
就這樣完結的真的很好QQQ
2013.02.28(21:31) / URL / ㄐㄐ / [ Edit ]


Re: ㄐㄐ



天啊啊啊ㄐㄐ謝謝妳啊wwww
居然有人留言真的下了我一大跳
是有點不知所云的一篇,謝謝妹子不嫌棄/////
2013.03.16(01:25) / URL / 凡子FZ / [ Edit ]


Trackback

TB*URL
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