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ly&Beautiful
我達達的馬蹄聲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我是馬兒。


自我介紹


凡子FZ

Author:凡子FZ
凡夫俗子
悠閒至上 甜食主義
喜歡無事亂走亂拍
夢想吃遍天下的牛肉麵
享樂主義、日常瑣事
及生活攝影為中心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類別


未分類 (15)
雜言 (12)
相片記錄 (98)
work (13)
工具 (1)
同人 (1)
一月穿搭 (22)


MY

SixOfCups生活攝影 SixOfCups千年璀璨 隨筆雜談 Cosplayers Community Site Cure Instagram


連結



將此部落格添加到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



2013.02.05 [OA]AFTER SCHOOL <<00:58



  教室的學生都走得差不多。
  冬至後的白日漸長,四點下課後,教室還是一片明亮。
  黑長髮的3A的副班代回過頭向跡部擺手說:「那跡部筆記用借完後直接放在我的抽屜就好了,我先走囉。」
  「好,明天見。」跡部坐在坐位上說。
  關門的聲音響起,腳步聲杳然,那女孩動作一氣呵成,瞬間已不見人影。跡部的課桌上還攤著課本和幾本筆記本,文具隨意地散落,一點都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他低下頭繼續振筆疾書。

  早上去校外開會,身為學生會長的跡部請了早上的公假;下午和副班代借了上午的筆記。
  副班代的筆記在班上是出了名的工整,牛皮封面的筆記本裡,用著各種顏色畫註了不同的重點,重要的段落還用蠟筆框起;雖然很清楚,但跡部不懂女孩們為什麼總是要把筆記搞的這麼花花綠綠,還有她們到底在上課時哪來的時間。
  寧靜沒幾分鐘,教室的門又被打開關上,比剛剛緩慢的腳步聲接近,直到跡部前面的坐位停止。接者是書包放落在桌上的碰撞聲。

  「嗨,好久不見。」忍足侑士用著一貫低沉沙啞的聲音說。
  「不是昨天才見的嗎?」跡部頭也不抬,繼續抄著筆記。
  前方的椅子被拉開,發出了刺耳的摩擦音。忍足自顧自地坐下。
  「早上的練習部長一不在,大家都很鬆散呢。」就算不講,跡部大概也早就預料到了吧。忍足移開跡部放在桌上的水杯,理出了一個放手的位置,從課桌前的坐位轉過來趴在跡部桌上。
  「啊恩、你這傢伙倒是挺自動的嘛。」
  「不好意思打擾到大爺您認真的時間嘛,我只好自力更生了。」
  還講得理直氣壯,忍足這傢伙真的厚臉皮到家了,跡部心想。
  「跡部的筆記還是一樣的漂亮呢!」
  「那當然。」

  不似女孩們那種精緻繽紛的筆記,跡部向來都只帶著一隻黑色的鋼筆,筆記本上也是同樣的嚴謹色調。
  忍足記得那隻鋼筆是跡部父親去年送他的生日禮物。
  去年大夥到跡部家幫跡部慶生,禮物一個接一個拆,其奢華的程度害得大家的下巴都快落到地板上。
  「這哪算是初中生會收到的禮物啊?」岳人當時小聲地說。
  「但跡部不是一般的初中生啊。」忍足回答。
  大夥像是了解什麼似地點了點頭。
  就算是初中生,但跡部景吾可是跡部景吾呢。
  最後一個打開的禮物是跡部父親從德國寄來的,小小的深藍色絨布盒子;不常見到這些奢侈品的冰帝正選們,期待的心情比收禮物的本人還高上好幾倍。
  「欸、那是什麼啊?」
  「鋼筆吧?」
  「是MONTBLANC的鋼筆!」看到六角白星標誌的鳳說。
  「很厲害嗎?」冥戶一臉筆不就就是筆難不成還能飛嗎的表情。
  跡部把絨布裡的白色小卡瞄了一眼,然後就把東西給收起來了,那天之後,那隻六角白星的鋼筆就一直放在跡部的制服口袋了。
  忍足不知道卡片上到底寫了什麼,但這隻鋼筆必定對跡部而言是極為重要的吧。
  自跡部去年的生日,用了快一年的鋼筆現在還是如第一次看到時耀眼。

  「是說鳳的生日快到了呢。」忍足說。
  「嗯。」
  「二月十四,剩半個月了。」
  「恩。」跡部漫不經心的回應。
  「冥戶已經開始準備鳳的生日禮物了喔」如膠似漆的雙打二人組,去年一下課就不見人影。見跡部沒反應,忍足接著說:「那天也是情人節喔。」情人節連著生日一起過還真是浪漫呢
  「恩。」
  「又到了全校女生為跡部大爺瘋狂的日子。」
  「哪天不是。」
  「真不愧是跡部。」
  「恩。」
  「我來準備個巧克力給跡部大爺好了」
  「恩。」
  「那作為交換,跡部你那天下課後,陪我去約會吧。」
  「好啊。」
  「诶?」跡部抬頭就看到忍足一臉驚恐的望著自己,嘴巴還張開開的一副不可思議的震驚樣。
  「但那天是情人節喔?」
  跡部忍住心中想拿筆敲醒忍足腦袋的衝動。「你剛才才說了,本大爺沒有失憶。」
  「……景吾哥哥你答應我了,不可以賴帳喔?」跡部是比忍足大上幾天沒錯。
  「侑士弟弟乖乖,景吾哥哥沒事幹嘛騙弟弟呢。」要玩本大爺也不會輸你的跡部這樣回答。
  「欺騙純情少年的心可是會被馬踢的喔。」
  「哪時候有這種說法了。」語畢,跡部看著忍足把頭埋到手臂裡。
  跡部問:「你幹嘛啊?」
  「先別看我,我只是有點太開心。」我現在大概笑的整張臉都扭曲了吧,忍足想著。
  「不看都知道,你腦袋有病了是吧。」
  「才不是……原本以為冰帝萬人迷的跡部大爺那天、肯定早就被哪個美人給約走了,已經準備好要目送哥哥和美人去玩樂,留我一人孤伶伶……」聲音悶在手筆裡有點模糊,藍髮大力的抖動了兩下,忍足終於把頭從手臂裡抬起,接著道:「誰知居然連馬上就答應了。」
  「答應我的人可是那個不可一世的跡部景吾耶!」忍足些微地皺起鼻子說。
  「景吾哥哥、你說侑士弟弟是否祖上積德、積到淹滿太平洋了?」

  窗外陽光已經從從純白轉為一片金黃,曬入教室,景色像是全部灑上的一層金粉。跡部背後公佈欄貼著許多海報,在忍足眼中糊成一片片的色塊,只剩下跡部的輪廓是清楚的。
  跡部笑了。
  一貫炯炯有神的眼睛因這笑而瞇起。
  金黃的光暈把跡部的笑容濛得刺眼,刺得忍足的眼有點痠澀。
  一股重力壓上忍足的頭,跡部白玉似的手把原本就不整齊的藍髮弄得更亂。
  忍足忍不住眨眼。

  「你這個白癡。」忍足聽到跡部這樣罵他。
  才不會告訴你尊貴如本大爺居然會為你特別空下這天的,跡部心想。
  跡部景吾可是跡部景吾呢。


─────────────────────────────
大概是還沒有交往前的事情,
很好很好的朋友那種。


No.131 / work / Comment*2 / TB*0 // PageTop▲

← [OA]埋藏 / 主頁 / 就說潘子是績優股! →

Comment Post


您的名字:
標題:
郵件地址:
URL:

密碼:
秘密留言:只對管理員顯示


天哪我要被殺死了
從上面看下來剛才被虐的要死現在又被甜的要死
姐姐妳到底想要如何折磨我才好QQQQQQQQQQQQQQ
好可愛喔QQQQQQQQQQQQQQQQQQ
2013.02.28(01:50) / URL / ㄐㄐ / [ Edit ]


Re: ㄐㄐ


呃呃真是不好意思((誠心一點好嗎?
喜歡耍笨的可愛忍足yaya
愛ㄐㄐ
2013.03.16(01:27) / URL / 凡子FZ / [ Edit ]


Trackback

TB*URL
主頁